Subrosa

【all金】BLUE 2


金从直升机上下来,有些迷茫的望着四周,阳光和煦,透过周围繁茂的树叶枝杈投在湿漉漉的草地上,在薄雾中留下一道道光柱氤氲无所,化作地面上的斑驳婆娑,不时传来鸟鸣。若不是因为直升机附近的草丛都一般高低,仿佛是整齐修剪过,金一定会感到直升机停错了地方。
“格瑞?”金疑惑地看向刚从直升机上下来的高挑男人,阳光下,尤其是因一袭黑衣的衬托,只觉得他的皮肤愈加苍白,而被黑色发带束起的银发则在阳光与薄雾的作用下,减少了不少凌厉。
金看得微微发怔,因为仅仅两年,昔日的少年便立即成长为成熟的男子,属于成年人的威仪让对方变得深邃,自己却仿佛躲过了岁月的雕琢仍稚气未脱。这不免让金感到些许沮丧,不过这些情感连同想法转瞬即逝,在格瑞的双脚踏上湿润的草地上时,金已完全将注意力放在了格瑞接下来的动作上。
他径直走向自己,并没有急着回答金的疑惑,而是拉着他的手走向树木围城的圈的边缘,停下后下巴微微抬了几下示意他向一旁看:刚才在格瑞身旁站着的黑衣男子走向附近一棵树,在树下的巨石旁摆弄了几下。
这时直升机下的草坪开始下降,出现一个在环树间的同心圆洞,当直升机下降到一定深度后,一个新的露台闭合,草丛的高低与方才别无二致,格瑞拉着金的手向草坪中心走过去,过程与直升机的下落一般无二,直到草坪再次停止时,地面上的洞口已像是一个不大的圆圈在金的头顶盘桓。
格瑞说出一段口令后,金面前的大门訇然中开,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宽阔的大厅,人来人往,男男女女形形色色粉墨登场,有的说笑,有的疾走,而格瑞只是拉着金直直向前,在圆形大厅的尽头是一扇大门,大门旁依次对称着排列着数小门,围绕着厅内地面,厅壁泛白光,很明显是用特殊材料制成,表面毫无缝隙几乎可以算作堡垒,装备精良一目了然,仅肉眼可见大厅内已有十二个摄像头。从圆形这头到尽头的大门仅百米,即使如此,一路上举目可见但凡有人距格瑞五米之远就会停下,微微颔首,道:“长官。”,而后离去。
“格瑞,你好厉害啊。”金不禁佩服起来自己的发小,并未在意厅内不知何时升起的细碎声音。
然而格瑞并没多加理睬,现在他占据他全部心神的是如何安置金。
大学之前,金和格瑞曾应征入伍,两年的磨砺让金河格瑞都具备超出常人体格技能,但这在专业的佣兵集团,还不够占据一席之地。
然而初入大学,格瑞便离开了金,而本该安然度过大学第三年的金这时也追随而来,两年过去,格瑞成为了欧洲总部深蓝的头把交椅,金却仍是那个长不大的少年。此刻,他感受着手中的温热,不得不思考起如何磨练金,让他起码有能力自卫。
待经过大门,格瑞听到金脆生生的嗓音响起:“格瑞,好好听人家说话嘛。”
他内心好像被什么东西温柔的攫住,正当他准备开口回答时,却看到前方一团黄色身影,紧接着便是熟悉的声音:“喂!格瑞,你怎么成天和一个渣渣一起厮混!”
说着便一棍袭来。格瑞右手拿起背后的烈斩扛住大罗神通棍,另一手仍紧握着金的手,拉向自己背后,“要打可以,不是这时。”格瑞终于说了第一句话。
知晓对方毫无战意,男子终于放下棍,单手立在一旁,金这才瞧见对方也是一头金发,黄衣白裤,英姿飒爽意气风发,面带稚气,正是那天在AOTU竞技场与格瑞比试的嘉德罗斯。
“喂!你怎么在这里!”看清来人的金不但未曾惊慌反倒认为对方私闯而感到不满。
“我为什么不能在这里?”嘉德罗斯难得的对弱者产生了兴趣。
“嘉德罗斯是美洲总部的。”格瑞颇不耐烦地打断两人,继续拉着金向前走去,两方错开,当听到嘉德罗斯经过金时的一声口哨,格瑞冷漠地瞪了对方一眼。
啧。
对方毫无惧色悠然自得,而金仍茫然得好像什么也没发生。嘉德罗斯就是这样,举手之劳,撩到不亏,没撩到也无妨,但多少挑起格瑞的战意,却是他喜闻乐见的。
走过几个转口,格瑞二人通过了第二扇门,黑衣男子早已不知在何时离去。
房门闭合,格瑞终于放下金的手,这时他才发现自己已有两年之久没再拉过任何人的手。这种象征着信任和庇护的动作,连格瑞自己也未曾意识到,他只给过金。而金显然未想到这些,他睁大眼睛环顾四周,只觉得世界变得太快。
格瑞的房间简洁中带着繁复,让金吃惊的是乍看之下只有办公桌和壁橱中的奇花异草以及墙壁上悬挂的军刀,可进来没一会,壁橱延伸成为吧台,上摆两杯咖啡,门旁墙壁整合,形成衣架。格瑞将自己的风衣取下挂在上面,又去为金脱衣服,金顺从的脱下,过程中只顾看着格瑞,两眼又泛起亮光,对他来说,这是只有在电影里才能看到的场景,而格瑞看到这种表情,从他微翘起的嘴角便能看出他颇感有趣。
“格瑞,格瑞,你好厉害啊。”金忍不住说。
而格瑞虽有一丝高兴,此时却更注意当下棘手的事,“金,待会我带你去你的房间,之后跟我去个地方,我要试试你的身手。现在,呆在这里。”
“……格瑞,你第一次说这么多话。”金睁大眼睛看着他,惊讶之情溢于言表。
格瑞朝他笑了笑,走出房间。在走廊上,他不禁回味起刚刚金的可爱表情,这样想着,他加快了步伐,现在他的目的地是会议室,那里,他会对下个月的任务计划作出部署,再有,就是为金物色一个训练师。事实上,他心中已模糊有了一个对象,但萍水相逢,他并不能确定对方的底细。
几刻钟之后,格瑞推门而入,发现金已在他的办公桌前俯身睡着。
他站在桌对面,神情依旧冷漠,眼神却十分温柔,想到多年隐秘思念的发小就毫无防备的睡在自己眼前,他的金发和身体上的奶香正是自己日思夜想的模样,心中不由澎湃起来,在这澎湃之中,既有他对少年守候的决心,又有斩断前世羁绊的决绝,有帮助心上人功成身退的信念,更有那丝微妙的独占的欢喜。
大约一刻钟后,金睡眼惺忪从梦中醒来,抬眼看到格瑞正端着咖啡到嘴边扭身看着自己,吧台上是几个蓝色文件夹。
“格瑞。”
“我还以为你会睡更长时间。”格瑞不疾不徐地说道,“你的房间在隔壁,现在,我们去格斗场。”
说着他起身过来为金整理领子连同因睡着而蓬松起来的头发。而后将他拉起,动作流利自然,若格瑞的助理看到这种场面也会自愧不如。
走了约五分钟即到一个巨大的房间,表面空旷没有任何设施。
“金,你有惯用的武器么?”
“没有。”
“那以后也按常规就好。”格瑞停顿了下,“现在,你要打败我,明白么?”
“我为什么要打败格瑞?”金似乎直接忽略了自己是否真的有实力打败格瑞。
“只是一个小切磋,金。”
言及此,金突然来了兴致,立刻答应,结果不出预料。空手格斗,金先上前挥起拳头,最直接与最常见的开场,格瑞向后一仰轻松躲过,并以一记扫腿袭向对方左腿,金快速变换重心跳向右边不料挥拳的手还未完全缩回已被格瑞胳膊挡到一边,几个回合下来,金的招式被格瑞一一化解,最终以金失败结束。
金只顾注意自己的惨败和对格瑞的佩服,完全没有发现自己除了被格瑞制服手被反剪在背压在格瑞膝下,其他毫无受伤迹象。
“这样还想找姐姐?”格瑞微不可见的挑了挑眉。
金却立即反驳,“我一定会变强的,格瑞快放开我。”
格瑞放开金缓缓站起,严格意义上,这算不上是一场格斗,就精彩程度而言比不上和嘉德罗斯格斗时的一半,但那种征服感对任何一个有血性的男子而言却是独一无二的。
金也立刻站起身来,活动活动手脚,便亦步亦趋跟着已经往回走的格瑞离开。
“金,我们明天去见个人。”
“谁啊?”
“他名叫安迷修。”
“那鬼天盟呢?”
“鬼天盟不会再要你了。”
“啊?”金似乎非常惊讶,“那紫堂呢?”
“这时候就不要再想其他人了。”

格瑞走在前面,步伐调得比以往更慢,配合着少年的脚步,经过一个又一个拐角,平稳扎实,不断向前。

——————————
不会写格斗场景,三两下带过,意会即可,笔锋难以把控,希望诸位看官一定多多指教,有不合理的地方一定指出!◟(๑•́ ₃ •̀๑)◞

评论(6)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