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rosa

【all金】BLUE 3


*啊 上一篇烂得我不想说话
金是被一阵有规律的敲门声叫起的,在行李尽失的情况下,金正穿着格瑞的背心和短裤,衣服不相称的宽大使他显得愈加瘦小,门从外向内推开,在室内仿照阳光的灯亮起时,格瑞已出现在了自己床前。
正要说话,他却听到背后传来的脚步声。
安迷修。
啧。
很明显,安迷修并未遵循他的示意乖乖等在自己的办公处,这样快来到金的房间,让他多少有些后悔自己原为便于保护而起的决定。
不过事已至此,多说无益。
格瑞只好让睡眼迷离的金尽快起床。
这却无法改变今天让格瑞不快的两件事:安迷修出乎预料的拜访,以及安迷修跟上来。显然他已经下意识把金过晚起床这一条自动排除。
然而这就是安迷修初见金的现场了:金发微微翘起,碧蓝的眼睛有如海洋却因困倦而蒙上浅浅的迷茫,皮肤白皙在淡黄的灯光下仿佛散发着光芒,一件背心一条短裤,简单的衣着却与他的气质最为相配,而这,不凑巧也正凸显出他少年人的魅力,纤细的胳膊,盘起的双腿,隐隐显露的肌肉的线条,健康得犹如芬芳四溢的春日的绿色麦芽。
无论从那个角度看,他都是个涉世未深的小鬼,但安迷修还是即刻就隐约预感到以后无数个星期日下午阳光下可能共同度过的小憩。
格瑞说完,就转身准备离开。
如果他提前一秒回头,他便可看到安迷修那双西欧人才具备的祖母绿一般的眼睛,并以他精准警惕似雷达的直觉探测出危机,然而机会转瞬即逝,因为此刻,安迷修已摆出他那惯有的骑士道,微笑着对他说:
“这就是你要我教的学生么?”
格瑞微微点头走出门,并示意安迷修一同离开,关门时,金听到门外的声音,“我们在餐厅等你。”
金洗漱整理好进入餐厅时,人流已经由多变少,但当他找到格瑞二人时,发现自己的饭菜连同羹汤已被取好,两人也才刚开始不久,不过他们更多是在谈话而非用餐。金这时才开始认真打量起陌生的安迷修。
白色衬衣黑色领带西裤,褐发绿眸,高鼻梁高颧骨,薄唇轻轻翘起,变成时刻带着的微笑,就像个典型的西西里黑手党。
仿佛无意地向背后一瞥一样,他和格瑞一同看向金,这让金有些好奇,却并不知道是自己不同于专业佣兵的脚步声引起了二人的注意。
“哟,小家伙,你来了。”安迷修这样开口。
待到金坐下开始用餐,格瑞才开始介绍来人,安迷修是声名远扬的二刀流剑客,格瑞指了指餐桌旁蓝黄二剑,“他们是冷热流。”安迷修适时解说道。
其实早在金出现在AOTU以前,他们二人便曾有几面之缘,自认为彼此品行端正,而昨晚圣地阿伦特派给了佣兵一项特殊任务,第二日凌晨也就是约五个小时前,安迷修竟不请自来。
格瑞这才得知安迷修的另一重身份,圣地第一守护者的弟子。
任务只是一般的押送,却要求格瑞亲自主持,可以说是有些奇怪的,但佣金十分可观,更何况押解的东西与他一直寻找的线索有关,于情于理格瑞都不会放弃这次行动,略微思考即答应下来。
也趁此次交付给了佣兵的任务,安迷修有了许多闲暇,对格瑞来讲,有对方的东西在手,更是一个不可多得的交换条件的契机,由此,金被格瑞托付给安迷修训练。
“我大概了解你的身手了,不过我不能总在这里,你愿不愿意和我一起去阿伦特瞧一瞧?”安迷修温和乃至慈祥的看着他,恰如多年前自己的老师看着幼小的自己一样。
金听到安迷修温润的声音时急忙三两下咀嚼吞咽了口中的食物,因为没料到对方会问他这种问题,他抬起头看向安迷修,得到对方与声音同样和煦儒雅的目光作为回应,于是又转头以眼神询问格瑞。格瑞点点头,解释道,“你的身手还不足以找到秋,让安迷修先练练你。”
事情就这样定了下来,不出一星期,金便和安迷修一起登上了去往圣地的飞机。期间格瑞还在百忙之中抽出时间为他准备了衣服,必要武器,新的护照手机和几张银行卡。
临行时,安迷修已在登机楼梯上等着,格瑞在车里开着车窗叮嘱已下车的金,再三强调欧洲不比家乡,身份改变,万事小心,手机保持开机,尽量与安迷修同行,凡此种种,不一而足,金听到这些,仿佛是姐姐当初离开家一样,于是决心一定要让对方安心,更要让自己安心,他张开双臂俯身大大的拥抱住格瑞,然后用他清亮稚嫩的声音低声说到,
“放心吧,格瑞。”
格瑞有些愣住,因为记忆里自己好像还从未说过这么多话,依依不舍好像生离死别一样,也直到此刻,他才感到从出行一直紧蹙的眉头终于舒展了下来,他一手摸住金的头发,突然发现总是翘起的头发比自己记忆中还要柔软许多,又轻轻的在金耳畔说到,“快去吧。”
金跑向安迷修,发现他正满脸笑意看着自己,于是对安迷修也报以一笑,他们共同上去,在机舱入口回头,再次看到格瑞时,金大大的笑着在阳光下与他挥手告别,安迷修也挥挥手,说到,“别担心。”
格瑞朝他们点点头,当看到机舱闭合,飞机疾驰,起飞,而后远去,最终成为一个遥远的点,格瑞才飞车离开。

金刚登上飞机,与安迷修一前一后坐下,便看向舷窗外,片刻后飞机起飞,他听到安迷修的呼唤,“金?”
比起疑问,这更像一种试探。但金却注意不了这么多。他的注意力刚从下方漫无边际的停机坪和逐渐远离的格瑞转移到上升的机身和安迷修的声音。
“嗯?”
听到少年朝气蓬勃的回答,安迷修确信,金虽然对离别有几分感伤,但最终兴致高昂,这让他安心了些,毕竟若是一次离别便要肝肠寸断,还如何能在今后枪林弹雨刀光剑影的世界中生存下去。
“阿伦特……我是说圣地,那里美么?”金充满希冀的声音在迅速上升的飞机上显得好像激动得发抖。
安迷修看向舷窗外,仔细思考起这个问题。
神圣,信仰,鲜血,背叛,祭奠,升华……许多词藻瞬间充斥在他的脑海。
而耳膜的不适和极速变化的景色却在分散着他的注意。
他只好维持着盯向舷窗的姿势。
窗外,由灿烂千阳视野清晰到周围出现模糊的薄雾,而后地面上的森林湖泊全化为巨大的色块,机身没入浓稠的云层,最终从厚重的积云冲出,耳压还未恢复,仿佛是轻微的窒息,看向远方,目之所及,只剩下碧蓝的天空与宛如浪花海洋一般缱绻漂泊的白云,这样一幅只存在于刹那的画面与少年的声音一同永远刻在了安迷修的脑海,即使多年之后这印象模糊,他却依靠着想象和回忆将这幅宛如天国的场景不断描摹美化,保持着最初的天真。
“很美,”安迷修回过神来,“那里有宏伟瑰丽的教堂,教堂外的草坪上有着来自历朝各代的帝国雕刻师留下的雕塑,教堂内金碧辉煌堪比皇宫,人们在那里留下歌颂诸神的画作和咏赞,主神庇佑着圣地,而我,我是骑士,我守护着我的主神。”

像米兰昆德拉书中托马斯因七个巧合爱上特丽莎那样,安迷修想,也许自己生命中也出现了七个巧合。生命的偶然互相承接形成必然,在无限循环的每一个世界,也许都有着这样一个如同天使的凡人等待骑士守护。天使的微笑轻如鸿毛,却解放和宽恕了每一个手握鲜血的正直之人,只要心怀信仰,其灵魂即得到重量。

评论(6)

热度(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