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金】办公室

办公室


“我工作的办公室里有五个我害怕的人。”——约瑟夫·海勒


办公室不大,也就是城市中央甲级写字楼里的最上两层。我们所在的这一层东面瞰江,西面望遍三环内城市圈,总编室在最东面,金的办公桌就在总编室外和秘书一排。


从秋将这家报社收购起我就在这里工作,算一算也有十几个年头。

报社是家还算知名的跨国报业集团,吸引了世界各地来的怪才。金算是例外。


金是个打字员,收入不高但足以独立生活,工作不辛苦但也要每天挤公交从公寓赶到办公室。

这个职位放在同处一个公司里的别人身上都不会有什么满足感,但他好像还乐在其中。


他的发小格瑞从毕业后就同他合租,美其名曰相互照应,两人都不觉得有什么不妥,但遭到了小他一届的学弟嘉德罗斯的反对。

金有点摸不着头脑,他知道嘉德罗斯和格瑞一向不和,连在院长室里发生口角也时有的事,但这不代表他就可以去管格瑞的分内事。

这事情最后以金请的一顿饭结束,其实嘉德罗斯身上随便哪个配饰的价钱都能请得起比这好上几倍的饭,但金不知道,他也没说,两人吃的不算其乐融融,但至少嘉德罗斯没再找格瑞的麻烦。


金看起来挺自得,毕竟安抚两个脾气不算好的人还是颇费一番力气的。


毕业后金先后试过行政、翻译、文职秘书,但总不大合意,不是用不到专业知识就是太多奔波,金在几个工作之间跳来跳去。

第三年金在格瑞所属的报社找到了份安稳工作,就是眼下这份打字员工作,入职两年,他见过不少人事变动,有的升职有的跳槽,有的辞退有的降级。他没变更,一直守在总编办公室外的一隅靠窗的角落,春去秋来,还算轻松。

如果没有一个办公室里的几个同事,他也许会觉得这份工作能陪伴到他退休。


“住手,恶党!”

恶党是安迷修给雷狮的专属称号。

雷狮不止一次和新晋模特搞在一起,安迷修不想袖手旁观,但他的确没法压住那群女孩的热情。雷狮的才华因为这些桃色新闻显得黯然失色,这个举动也曾被公司的对手攻讦。

总编没怪罪过他,凯莉说这归咎于他的颜值。雷狮的嘴角总是挂着嘲弄,但也正因如此笑起来更是帅到人神共愤。因为这层滤镜再猥琐的事也能概以风流。

雷狮正端着刚煮的摩卡趴在金的桌旁。每天十点他都会煮两杯咖啡,然后端到金的旁边,每到这时办公室里就开始此起彼伏的敲键盘声、打电话声、催稿的声音,直到十点半时的例会开始才停止。


为什么我对此了解这么清楚?因为我就是那个整日受着荼毒的总编。

卷首那句引言,其实是写给我自己的。

也许你会说我说话有时侯文邹邹的,别介意,我就是做文化的;

也许你会说有时候我说话又不那么好听,别介意,这是被那群小兔崽子逼出来的。


金来到报社是通过格瑞,后者还没毕业就因为过人的才华被我们瞧上,进入报社后平步青云,刚当上编辑主任没几天就把金带到人资那里。小伙子长得挺稚气,金发蓝眼看起来像个典型的美国大男孩。

办公室需要会多国语言的打字员,他正好学西班牙语辅修法语。

当时金没有说,我也没怎么留意,两三天后才发现,报社的董事长秋除了性别以及头发长度和他一模一样。

那你费那么大劲又是找发小又是面试干什么?


我曾找他约谈,“金,你为什么来这里?”

“挣钱啊。”

“不,”他一脸茫然,我不知道应该觉得他像白痴还是我像白痴,“我是说,你为什么不到其他地方?”

“我不喜欢一个星期七天里有五天都在出差,也不喜欢太无聊的工作。”

“嗯,的确,找个能用到自己专业又不那么累的工作挺难的。”

但他紧接着又说,“况且那些地方又没有格瑞。”

行了,别说了,我明白了,我明白。


“你为什么想挣钱呢?”家里养不起你么?家里养不起你,这工资就能养得起你了么?

“我要自力更生,买一套临河的乡下别墅,里面有一套独立书房,一个配备完整的电子游戏室,我每天睡到自然醒,中午小睡一会,午后坐在摇椅上看书,最好我能再养几条狗,像德牧、金毛、哈士奇之类的。”

年轻人有梦真好,但我没打算打击他,世道艰难还得让他自己体会。

后来我想起来,董事长父母双亡把不足月的弟弟留到乡下后早早接手企业。这么想,金对乡下情有独钟也可以理解。

但再后来偶然知道格瑞的愿望也是买栋乡下的临河别墅就不能理解了。


格瑞本在办公室最西,那里风景独秀,夕阳西下时金光洒满整个城市最能激起一个文化事业者的灵感。金进办公室后不足一月格瑞就要求换位置。但凡文人,事都多些,但我隔壁那间正好是储藏室,想搬就搬吧。

其实从那时我就该看出些日后鸡飞狗跳的端倪的。


——————————————————

最近看了很多书都是第一人称的,就想试试。

但是

mmp了不配当写手

想写点轻松的,真的他妈的写不出来

就这吧写多少是多少

评论(10)
热度(145)

© SubRos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