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rosa

梅雨

壹 


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沙场几人回 




自初见梅长苏,已过四年。景琰看着殿外秋风乍起,云淡天高,不知应悲应喜。 


昔日靖王,业已践祚,河清海晏,四下休养生息。


 去岁初认小殊,现在听报江左盟主战死沙场,总觉得有点隔世的意味。 


秋意陡升,诺大的玉宇琼楼,朱墙黛瓦,蝉声似乎一夜戛然而止,平日聒噪一旦去,反而是数不尽的清寂。此刻一群灰鸽冒出屋檐,扑棱棱正盘旋在这满宫清秋之上。 


你要我听几次你的死?萧景琰有点忿忿心想。虽然知道本来就是定局,还是忍不住的怅然若失,惶惶终日。


 活要见人,死要见尸。这想法突然冲进脑海后就开始疯长。萧景琰遣列战英到边疆提人。这边则一如既往上朝批阅,请安教子。


 他到太后处时,太后正将本书合上,是翔地纪。“母亲,小殊还是去了。” 


太后怔了好一会。而后告诉他先喝点茶暖身。知子莫如母。 一会儿,萧景琰准备照例去看长子萧宇宸。 


但太后让他独自呆着。“边境初定,百废俱兴,就算是皇帝,此时也该歇歇的。”太后就这样劝他。他没说什么,道完安,自顾去了。


 不日,午夜武英偏殿内,一只信鸽栖于横梁时景琰正对烛光发愣。 列战英信。伏尸遍野,未得踪迹。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似乎是苏先生刚进营就说的。 


萧景琰将纸条团了又团。 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 “这是自况,还是早已想好劝我的托辞?”萧景琰喃喃地说。 


他突然就怒了,凭什么让他林殊因国殒身,丢了十里繁华?凭什么让他梅长苏为国牺牲,平白毁了自己前程?这大梁何德何能,让世间麒麟倾其一生! 


但他突然又想到,此去生别死离,长眠也好,操劳了半辈子,是该将歇,青天本妒英才的,醉卧沙场可能是他最好的归宿。


萧景琰端起案上金樽,一饮而尽。


明日,如旧上朝,不在话下。

评论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