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rosa

梅雨



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霏霏。
 
梅长苏初醒时觉得天昏地暗,后来仿佛听到唤声,没来得及答应,就又重重跌入黑暗中。

蔺晨刚看到飞流血迹斑驳,杀气腾腾站到窗外时,突然感到哭笑不得。
“你是准备杀尽我这琅琊阁……”没等蔺晨伸手够他,就被拉着衣衫直往山下那片郁郁葱葱的林野冲。“你这没良心的,寻觅半月也不见踪迹,拉上我就跑,我上辈子欠你么!”
但他却止不住的想笑。
 
半月后,蒙挚拿着御书再来拜见,却被告知阁主闭关,密不见客。悻悻而归,呈给皇上。沉默一会,萧景琰却好像眼睛突然亮了一下。

期月后。
“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霏霏。”床榻上的梅长苏有些倦怠地看着飞流拿进的梅,尚沾着寒气。
“飞流这是去哪玩了?这会还有这么好的梅花。”
“山腰寺里。”飞流笑着道,掩不住的激动。
 
“你下半辈子就安心歇着吧,这金陵夜秦,南楚大渝,都和你没什么瓜葛了,志已靖,仇已雪,没什么能再让你牵挂了吧。”
“没了。”梅长苏依旧看着那株梅,极浅极淡的笑着。
“你的身体也没办法再让你捣饬了,这次,算是因祸得福,但不会有下次了。以后,你就是个虚弱书生了。可颐享天年,但没机会折腾了。”
“不会再折腾了。”
“最好这样。”
梅长苏好像有些惆怅:再没什么可追求了?
但随即话锋一扬:“飞流,苏哥哥好后带我去看看桃园好不好?”
 
又半月,依旧是蒙挚带着御书拜见。
“梅长苏是否已死?林殊是否已死?”
蔺晨紧皱着眉,禁不住想弄懂这个直言固执,却似已会考量人心的梁帝萧景琰。写这么明白,认定梅长苏就在我这?这是铁了心要逆道而行了?他竟能推出端倪,先前给的信都没让他死心?
他看到前庭空寂的雪落下无底的山崖。“想来也是,这两人的羁绊,至死不休的。”
于是提笔临到,“驿寄梅花,鱼传尺素”。是说梅长苏已死,皇上是离情放不下过于惦记,再传回也只能是死讯,徒增无望伤感,也是替林殊在天之灵劝诫他为君。

蒙挚复命,不在话下。

评论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