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雨

柒 
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
 
第二天午后,萧景琰从密道出来时,梅长苏并未有何惊讶。
他命四下退去,独自恭迎皇上。
“草民苏哲叩见陛下。”一如初见。
萧景琰倒是惊讶得半晌未动言。
萧景琰跪下,将扶他起身,看到的是明眸皓齿,青丝三千,双唇微抿,脸色惨白。
就这样跪着,萧景琰抱紧梅长苏瘦削的肩头,将头埋在他颈侧,清楚地感到他的羸弱。他身上还是原来的味道,好像洒满阳光的干净。
萧景琰闭上双眼,梅长苏则由他抱着,跪坐在双腿上。
“皇上。”梅长苏轻轻唤了一声。
“叫我景琰。”埋在他肩头上,萧景琰的声音有些含糊嚅嚅。
“景琰。”梅长苏又轻唤。
萧景琰抬起头。昔日受冷的皇子如今脸庞愈发轮廓分明,...

梅雨


生怕离怀别苦,多少事、欲说还休。

 梅长苏刚入昔日苏宅时,便看到院中一株梅花盘虬卧龙,炮捻与碎红铺了满地。 

风铃突然飘飞的叮呤一下,屋檐下就走出一人。 “小殊。” 那人看到刚下轿的梅长苏就迎上去。他似乎激动的无法言语,只狠狠的抱他一下。


“蒙大统领何时如此多愁善感了?”梅长苏终于笑着说。

 “和你还是没法讲道理。”他皱着眉,却难掩重见故人的笑意,声音好似哽了一下,才接着说,“你没死为什么不告诉我们?!”

 “我这不是回来了。”梅长苏说的轻轻,好像在回答对方,又像是回答自己。


“陛下他没来。”蒙挚说的似乎有些吞吞吐吐

梅长苏...

梅雨



 怀归人自急,物态本闲暇。

萧景琰果真没有再来。
黎纲倒是刚听闻一陌生少年流徙北境,后归到琅琊阁的流言,就从刚下北境达金陵的行伍中连夜疾驰到琅琊阁。
“此去经年,良辰好景,务必各自保重。”蔺晨在送走梅长苏时如是说。
“我的命必对得起你的医术。”
梅长苏的车马开始缓缓前移,他则敞着帘子,只看着愈发快的落后的廊州林寒涧肃。
蔺晨看着渐远的归人,兀自枉叹。

“宗主,还去盟里么?”黎纲在马车帏外问道。
“去。”
“您身子可还要紧?”
“无妨。”
黎纲于是快马到队前嘱托。预备与从廊州赶来的甄平汇合。
马蹄嘚哒,梅长苏蓦地想起“近乡情更怯”,“儿童相见不相识”,又想起“离愁渐远渐无穷”,“劝君更尽一杯酒”。一时又觉得...

梅雨


不用诉离觞,痛饮从来别有肠。
 
除夕了。梅长苏尚未回江左。与蔺晨飞流一干人吃年夜饭时,就想起去岁蔺晨仍像今日一样吃吉婶的饺子。记得去年他吃的是静姨送的人参做的馅儿,到次日卯时还未困倦。他看着飞流和他抢饺子,就忍不住笑了起来。
这么些年,他本已慢慢学会将记忆里的欢声摘捡陶冶出来了。不知怎的,又想起小时候和景琰一块在初一帮静嫔包饺子的情景了,记得当时妹妹霓凰、哥哥景禹也在的。现在再想,好像有些陌生。
“好久没这么暖和了。”
“我的医术你还不相信么?我说你好了,就是好了,可保你性命无虞,就是无虞。”
“你吃你的饺子吧!”
“呵!有这样对救命恩人的吗?话说回来,我也不想瞒你,趁现在高兴。前些日子萧...

梅雨



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霏霏。
 
梅长苏初醒时觉得天昏地暗,后来仿佛听到唤声,没来得及答应,就又重重跌入黑暗中。

蔺晨刚看到飞流血迹斑驳,杀气腾腾站到窗外时,突然感到哭笑不得。
“你是准备杀尽我这琅琊阁……”没等蔺晨伸手够他,就被拉着衣衫直往山下那片郁郁葱葱的林野冲。“你这没良心的,寻觅半月也不见踪迹,拉上我就跑,我上辈子欠你么!”
但他却止不住的想笑。
 
半月后,蒙挚拿着御书再来拜见,却被告知阁主闭关,密不见客。悻悻而归,呈给皇上。沉默一会,萧景琰却好像眼睛突然亮了一下。

期月后。
“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霏霏。”床榻上的梅长苏有些倦怠地看着飞流拿进的梅...

梅雨



 驿寄梅花,鱼传尺素,砌成此恨无重数。



 第一场冬雪时,萧景琰寄了第一封信到琅琊阁。私下由蒙挚呈上的,算是最大的尊敬。 



信中写 “郴江幸自绕郴山,为谁流下潇湘去?” 



蔺晨叹了一声,“这明明是问自己的,倒让我来解。” 



得上笔墨他就写道,“郴江幸自绕郴山,为谁流下潇湘去?” 



侍僮看到,一脸不解:“阁主是说这无妄之灾您束手无策了?” 蔺晨似是要急,簇着眉就说:“诶你在我身边这么久怎么就不学聪明点儿。我那不是自砸招牌。人家是试探我是不是琅琊藏殊,我...

梅雨

壹 


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沙场几人回 



自初见梅长苏,已过四年。景琰看着殿外秋风乍起,云淡天高,不知应悲应喜。 


昔日靖王,业已践祚,河清海晏,四下休养生息。


 去岁初认小殊,现在听报江左盟主战死沙场,总觉得有点隔世的意味。 


秋意陡升,诺大的玉宇琼楼,朱墙黛瓦,蝉声似乎一夜戛然而止,平日聒噪一旦去,反而是数不尽的清寂。此刻一群灰鸽冒出屋檐,扑棱棱正盘旋在这满宫清秋之上。 


你要我听几次你的死?萧景琰有点忿忿心想。虽然知道本来就是定局,还是忍不住的怅然若失,惶惶终日。


 活要...

© SubRos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