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金】BLUE 27

这个跟之前相比有很多改动,原来有点车,而且娘不兮兮的,改了


金擦了擦蒙上水雾的等身镜。他看着自己的双眼,突然意识到他和秋的相似。他将头抵在镜框上,注视着镜子里的蓝色眼睛。虹膜上的纹理像水面上的涟漪,他想起加勒比海域上的海鸥在深蓝色的水面上掠过,天空中乌云卷着闪电,如果在黑色的温情中跌入深渊,就像蓝色和红色交融,被无边际的暗夜裹挟。

就连他自己也有些惊讶,他对明天的见面不感到丝毫忐忑,相反,他期待与自己对视,更令他期待的是,他内心毫无由来的自信所告诉他的,他可以征服黑金,正如他可以征服所有人。

水雾被寒气消退,他看到镜子里不着一缕的自己,与这样的自己坦诚相对,让他有机会想象与黑金面对时...

【all金】DARKBLUE

给罪罪的生日礼物 @喵家七宗罪@ky是我 

祝你,我亲爱的宝贝,生日超级快乐,工作特别顺利,身体非常健康

原来说好的DARKBLUE开//车

http://asifforher.lofter.com

密码:12345600

庙小只求不举//报

【all金】公寓

亲爱的 @喵家七宗罪@ky是我 快要生日了,先提前预热一下🌹

warning:秋 ♀转♂

“我他妈彻底完蛋了。

这是我考虑再三后的结论。

完蛋。”——《火星救援》


1975年盛夏,西贡自由的前一天,我搬到了新科里昂临近港口的五十号公寓。

那是我第一次看到秋,一句话说,惊为天人。

身高六英尺,穿着得体,文质彬彬,就站在我门前,见我到了问我是否愿意让他帮忙,声音温柔,一脸真诚。

自大萧条开始我就没见到过这样的青年了,但我拒绝了他。他离开后我才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有点难受,但那点懊悔很快就过去了,不管在不在萧条时期,人际关系都需要打点,而我没有那么多预算去打点...

【all金】穹顶之下

文案:黑道卧底AU 金是刚来的年轻警察,正因如此被丹尼尔看中派遣到黑道家族做卧底,而他首先要解决的就是如何进入。

声明:我不拥有凹凸世界中任何角色

分级:未知

Cha.2

银爵这个名字只是个绰号,就如同黑洞、白矮星、鬼狐,都只是代号而已,唯一的不同大概是银爵不收敛的个性和深深铭刻于其行为中的宁静和暴力的冲突让这个代号非同寻常地知名。

和大多数有野心的头目不同,他直至坐到了克利萨瓦的头把交椅也仍保持着这个代号,事实上,迄今为止除了他的导师——黑洞以外,没有任何人知道他代号之下的真实姓名,就如同拉丁美洲的大陆上某日凭空出现了一个天才,没有来处,没有归途,没有过去,可能也不在乎是否有未来。...

【all金】穹顶之下

文案:黑道卧底AU 金是刚来的年轻警察,正因如此被丹尼尔看中派遣到黑道家族做卧底,而他首先要解决的就是如何进入。

声明:不拥有凹凸世界任何一个角色。

分级:未知


丹尼尔本来没想到让金去,事实上,在见面之前他几乎还不曾认识金。他去电新科里昂警署只是为了确认行程好进行他的初次选拔。

“你好?”电话另一边是个脆生生、充满活力又有点耳熟的声音,丹尼尔挑了挑眉,冷冰冰干巴巴地说道,“你是哪位?为什么伊诺莫斯巴格的手机在你手中?”

“你又是哪位?说话这么不客气?”从声音习惯丹尼尔就可以断定对方是个刚成年、不自量力的毛头小子,出乎意料的是他没感到不耐烦。

“丹尼尔?”是伊诺莫斯巴格,他似乎直...

【all金】DEEP

PARO STEAMPUNK


“金。”

街上报童的叫卖声和凯莉甜腻的声音远远地钻进梦境。金醒来,珊瑚绒棉被上的压力让他有点难以呼吸,压感勾勒的轮廓在清晨的冷气里异常清晰,出于内心的抵抗,他不愿意睁开眼。

“别装,我知道你醒了。”

他大概能想象到,凯莉正跨坐在他的身上,可能全身只有一件红色衬裙。

“到现在才起床,还有个学徒的样子么?”凯莉的讽刺恰到好处,金不得不睁开眼睛面对她。

“凯莉,别逗他。”

——正赶上安莉洁端出早饭。

等他走出卧室时,凯莉已经取到当日的报纸坐在饭桌前。

“金,都已经日上三竿了。”安莉洁边说边指着银勺,土豆被盛到金面前的盘子里。

“在凹凸城你可看不到...

【all金】SHALLOWBLUE

是为了解释而写的一篇番外,囊括了至今的主要剧情。

第一视角


从哪里讲起呢?

细细追究起来,可以回溯到数十年前。

秋还是个半大的孩子。

她孱弱得像秋风里摇摇欲坠的梧桐树叶。似乎正印证了这个隐喻,从记事起她举手投足都是优雅和成熟。就像——就像出生前就已经活了一辈子。

如今看来,的确如此,除了金,没人能让她失控。

太老成,我欣赏,却不能喜欢。

但那双眼睛,可真是蓝得摄人心魄。

细想的话,对那双蓝眼的执念,也许就是从那开始的。


秋是个女孩,众望所归,因为这样才能应天承运,继续繁衍。

但她不像她母亲那样有天赋。事实上,她没继承一点圣子该有的血脉。

看起来,这是件悲伤的事。...

点文

如题,为了感谢大家的关注、支持和建议,也为了创作出更多接地气的东西,给金更多支持,在这里发出第一个点文帖。

如果各位小天使有什么想要的,请尽情告诉我吧

可以尝试不同文体,不同尺度,不同设定。

本文长期有效,随时欢迎。


另,先占着tag,如果不可以的话再删去。

【all金】BLUE 26

金是被一阵窸窣唤醒的。

月光悄悄洒满窗台一隅,波动轻轻荡漾,潮湿的水汽混同新鲜的土腥味和日瓦戈独特的花香从窗缝里钻进来。

凌晨里布谷鸟的啼叫随着士兵的操练声从杳远处传来,他盯着黑暗中的天花板,眼睛酸涩,大脑放空。

一会后窸窣声又响起,莫名的伤感从床褥上席卷而来,他琢磨着这些情绪从何而来,才想起来似乎在梦中听到了多年前秋的喊声。

他靠在床板上,在黑暗中依稀辨认出一个人影,但在他印象中,这身影不该这样虚弱。

“雷狮?”金的声音有些干涩,因为梦的缘故带着点不该属于他的悲伤。

“嗯。”雷狮低沉的声音让他想起多年前的阿伦特的狂欢游行,但这时已不再像他们初见时一样带着狡黠和调戏。

金不知道雷...

【all金】Scums RaffinÉs 斯文败类

给罪罪的电梯之旅 @喵家七宗罪@狗年咸鱼 


《CHIC》拥有亚洲最高的建筑,夜幕每每降临,圣空之星便带领群宇点亮整个城市东面的天际线。

金无福消受这些落日后的光辉。此刻他急着赶上即将闭合的上行电梯。正值下班的高峰,整座楼一半以上员工都要通过这一排电梯上下,错过一班至少十分钟才能等到下一次,而半个小时后他要到城市另一边的中式餐厅见格瑞。

这是他们和好后第一次约会,他不想破坏它。

正因此他准备用脚下那双至少两千美元的Testoni皮鞋抵住门框。

可有双手让他的鞋免遭厄运,金准备致谢,抬头却看到格瑞被银发遮住一半的脸庞——有点凌乱,但一如既往的帅。

金扑到电梯里环...

1 / 4

© SubRos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