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rosa

【all金】BLUE 1


金在大厅从天而降,他已在穹顶匍匐半晌,肌肉酸痛。与嘉德罗斯鏖战正酣的格瑞只是迟疑片刻,当空气中混合着玻璃与大理石细小微粒的烟雾散开时他才看到金发的少年,少年面无二致,发梢还能感觉到有阳光的味道,细腻白皙的脖颈让他想起过去一直让他着迷的奶香味,阔腿的短裤下露出小腿像女人的胳膊,尽管体格甚至比两个月前还要结实健康,但在此刻堪比战场的竞技场之中却显得纤细羸弱,如果忽略掉他现在面朝水泥趴在地上的狼狈姿势的话。
可即使如此,金高调的出场方式和如其名一般亲切阳光的呼喊所表现出的天真也仍与这里格格不入。
不出意外与金近在咫尺的嘉德罗斯伸出手便能将那节细腿折断,一眼就能看出,那是个“渣渣”。但嘉德罗斯年轻气盛,既没有恃强凌弱的习惯,也不愿意多生变故,更何况对这个“天外来客”,他也是充满好奇。
这里是位于克赛罗纳的AOTU空间,全世界雇佣兵休闲度假的和平圣地。而此时格瑞嘉德罗斯二人激战的地方,正是这个空间内纯粹出于娱乐而设置的竞技场,可以流血,不可留命。
“格瑞!”少年惊喜而又充满活力的声音响起。
此时也许唯有格瑞微不可闻的一声“啧”能显示出他的微妙心情。当金迅速站起跑着扑向格瑞时天知道他花了多少挣扎才抬起胳膊一把拦住少年的头防止进一步的亲密接触。千言万语全化为一句“没你这么蠢的朋友”。
啧。
他习惯了与金在同一个屋檐下,习惯了少年跑着跳着粘着他,习惯了拒绝他和沉默的包容他,以致在他初到佣兵联时即使有着多年的心理准备仍有些不安。他已足够坚定,行动与实力也完全符合预期,早已具备必死的觉悟,心中的某处却始终有那样一丝若有若无时隐时现的不安。格瑞是个理智而又实际的人,这点从他对于嘉德罗斯的挑衅厌恶至极就能看出来,而在发觉到那一份不安时,他也以一贯的严谨和理智诚实的面对了自己的内心。
“我喜欢他。”
他这样毫无波澜的接受了这个事实,甚至考虑好了未来若能全身而退和金的种种可能,却并没有急切的想两人间的关系如何发展。对处于佣兵的冷酷世界的他来说,只要能活着见到金的笑脸就已经无比美好,这也成为了他尽快完成任务的动力之一。
在金到来以前,他时常坐在AOTU旁冰湖边的高崖上盘坐休憩,他的表情也正像他身下的冰川一样千年不变的冰冷。这种冰冷让战场上的大多数人都能瞬间为之胆寒,即使许多少女在围观时有无可比拟的热情,当直面这种凛冽时也要因颤抖腿软而伏地告饶。
这样的寒冷在金布满阳光的笑脸下被稍微融化,几乎是瞬间,大厅里所有能清晰看到格瑞的人都能感受到他冷峻气场的突然转变,就连一向不屑破解人心的嘉德罗斯都能感到格瑞瞬时爆发的淡薄温柔,他理所当然不会让这种战时气氛被割裂,当机立断将大罗神通棍劈向他口中的渣渣,当金被格瑞一脚横踢向半空侥幸躲过而后仍扑向格瑞时,他几乎能在格瑞的语气里听出一丝出人意料的宠溺。
啧。
烟散了,架也没再打下去。对这场突如其来的斗殴,格瑞只留下了给金的警告:那个嘉德罗斯,是个无比自大的神经病。说罢便扛起烈斩抬脚离开。金一蹦一跳寸步不离跟着格瑞,不时搂住他的脖子,亲昵如斯,就像曾经在登格鲁镇矿田旁的空地上那样。这里有更蓝的天空,更整洁的地面,此时格瑞却才发现他一刻也不想让少年出现在这里。
“笨蛋,这又不是游戏,你还是快回到登格鲁镇。”
“我正是背负着登格鲁镇命运,”金丝毫未注意格瑞已经继续向前,仍沉迷在自我演说的华丽畅想中,“与找到姐姐的愿望而来的。”
待到转回现实,才发现格瑞只留下了一个冷峻潇洒的背影,周围的口哨声起哄声一浪高过一浪,高挑的强壮的士兵带着赤裸裸的贪婪的目光饶有兴趣注视着瘦弱的金,而走在前方的格瑞苦寒的眼神中蕴藏的威胁又让他们不得不收敛忌惮,但也不乏其人因为这等威胁更添兴致。金穿过人流,追上前去,在言语间自然流露出的软糯恳求让格瑞不禁一笑,当金将两手叠放在右颊旁向上盯着自己看时,他几乎可以感觉到心脏的狂跳。
“格瑞,你总要告诉我怎么办入住嘛。”
“天使。”他这样想。
毫无意外的,他带着一如既往的平静声调对金说着,并用烈斩指向前台,当金双眼放光看着自己的长刀时,他为自己的武器和技能感到前所未有的满意,尽管仍微乎其微。

分离片刻后,在大厅的奇妙缘分让格瑞感到有些晕眩,直到走到冰湖的冰雪中他才意识到,“什么时候已经变成这样了?”。
他心中隐蔽的喜欢经过两年的漫长分离竟被放大到这样的程度,这是他始料未及的。也趁这鲜少的宁静时刻,他慢慢思考起来,也许金的到来不算坏事,既然他选择要背负命运的负担,自己也只有支持他的份了。
自那以后,格瑞继续跟随团队,执行任务,寻找情报,在某个夜晚他与鬼狐天冲约见,得到了一份看似无用的情报。
被对方这样吊着,但凡有些实力都实在不会爽,更何况格瑞对知之甚少的过去与对情报贩子的诡谲阴郁都是满腹狐疑,若非希望迫切他绝不会放任对方如此玩弄。直到某次由凯莉得知金竟也加入其中,登时警铃大作,他直接登临鬼天盟,在走向鬼狐天冲之时顺势将烈斩架在他脖颈上,威胁意味不言而喻。
“让金离开。”他一贯冰冷的声音响起。
鬼狐天冲即使在以往见面中总能感受到对方毫不收敛的杀意,这次却发觉这杀意更加突如其来更加凛冽刺骨。面具后他不禁笑了起来,他现在可以完全确认金就是对方的弱点。
然而在他还未思考好如何利用这个弱点前,他已找不到那个活蹦乱跳的傻小子的踪影了。
事实上,格瑞来访的当晚,就在金刚淋浴出来后,格瑞已在他的卧室内等待着,金还没来得及惊讶,格瑞已经一记手刀打晕了他,不消几下为他穿好衣服便扛着他从窗台逐层跳下,安然登上已事先准备好的车中扬长而去,并非没有阻挡,只是凯莉已将阻挡逐一排除。
也许只有格瑞自己明白,理智上这并不是一桩好买卖,凯莉的佣金不说,单是鬼狐天冲的情报价值就已经失去,所幸这起劫持的绝密,否则他也不知这样单枪匹马能如何功成身退。
格瑞所处的佣兵公司名为深蓝,他现在就要驾驶到圣瓦里安境外的停机坪,而后乘直升机飞往深蓝,在耶尔维奇的欧洲总部,在那里他就有能力安置金了。
一路狂飙,当金醒来时,他发现自己正躺在疾驰汽车的后座,抬头便是满窗的繁星,坐起身来才慢慢想起昏睡以前的事,“格瑞。”他开口,声音有些喑哑,小得像猫一样,“为什么我在这里啊。”
“不如说说你是怎么混到鬼天盟的。”格瑞头也不回的答到。
“紫堂进去了,我也跟着进了嘛,反正一时半会找不到容身之地,有比没有好吧。”
“紫堂?”
“嗯,我的新朋友!”
格瑞的眉脚一挑,“新朋友?紫堂可是有名的黑手党家族的姓氏,你那位朋友这种来头你知道么?”
“哇!很厉害吧!”
格瑞几不可见的皱眉,不明白两年过去身处雇佣兵阵营中的发小为什么仍旧如此天真。“他卖了你你也不知道。”他这样警告。
“不会的,紫堂对我很好,我们是好朋友。”
“说不通你。”见谁谁就是朋友。
“格瑞你告诉我我们要去哪嘛。”金又恳求到,声音稚嫩让格瑞不需看后视镜也能想象得到对方睁大眼睛认真注视自己的模样。少年趴在座位后,温热的气息不断喷到格瑞耳后脖颈上,让格瑞产生一阵阵的心悸。
“耶尔维奇。”
格瑞又沉默了,任凭少年天马行空胡搅蛮缠,只看着前方车窗。
东方破晓,圣瓦里安边境的辽阔平原想被撕开了一个口子,公路两旁的草原上鬣狗和羚羊争相起身,刚刚睁开眼睛便开始狂奔,胜者前进,败者死亡,优胜劣汰弱肉强食的岁月周而复始。

——————————
不会写同人,先发上来看反响如何,希望各位看官多多指教,有任何需改进的地方尽量指出,喜欢all金也想趁此好好练笔,继续写下去。总之多多指教啊(◞ ๑◕௰◕)◞

评论(6)

热度(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