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金】Après l’intoxication 酒过三巡

酒过三巡

可有可无的上篇

非官方前传的玛格丽特上线


“可你说过,你想要的不过是一个完整的家。”玛格丽特急得快要哭出来。

雷德给嘉德罗斯续上了第三杯血腥玛丽,其实他不明白一个刚成年的少爷和自己的青梅竹马一个样子都喜欢这种颜色鲜红、又咸又甜的鸡尾酒,还不如直接去吃千岛酱来的实在,可他没说出口,因为嘉德罗斯和祖玛一样不好惹。

嘉德罗斯从12岁就被玛格丽特照顾着,15岁那年他搂着穿着女仆装的她献上初吻,发现对方惊讶又充满罪恶感的眼神,第二天就让母亲赶走了她,在他父亲圣空之主的极力反对下,他和她妈妈第一次发现了些婚外情的端倪。玛格丽特被她哥哥带走,这事无疾而终。六年后,凭借过人商业天赋,他成为圣空之星的亚太区首席执行官,并在第一周的考核时就与玛格丽特在《CHIC》的摄影棚内重逢。

一周后,嘉德罗斯就凭借着他那与商业头脑一样精湛的刑侦技巧把这个《CHIC》刚引进的模特带到酒吧,此刻,他正盘问着已经过去至少六年的事情。

“可那不意味着你可以勾引我或者我父亲,你个渣渣。”嘉德罗斯咬牙切齿。

“我他妈既没勾引你也没勾引你父亲,主动权一直掌握在你们两个混蛋的手里!”玛格丽特气急败坏,恼羞成怒。

嘉德罗斯将脚收回,他能察觉到,玛格丽特脚上的某个昂贵的高跟鞋就要踩到他脚上,而那鞋跟至少12厘米,果然下一刻,那双经典PRADA的鞋跟断在酒桌下一隅,玛格丽特应声哭泣。

女人们的尖细抽噎是嘉德罗斯最厌恶的声音之一,那往往意味着情况即将失控。这也是他喜欢蒙特祖玛的一个原因,这女人强硬得超越了性别。他求助一样注视着蒙特祖玛,在对方应援安慰玛格丽特时,另一阵哭声引起了他的注意。

吧台边上抱着柱子的金发,嘉德罗斯有点模糊的印象,可此时他看起来更像个不足月的男孩,声音软糯,嚎啕大哭,而从后抱着他腰一直在他身边耳语的黑发西装男让他觉得这简直是犯罪现场的前戏。他认识那个人——雷狮,第一次见时他一本正经地穿着一套和今天一个系列的杜嘉班纳,他一眼就能看出这是个浪荡公子,因为他给嘉德罗斯的感觉和他见过的众多膏粱纨绔一般无二。

雷狮扛着金发的小男孩离开时,兴奋感把他刚才的郁闷一扫而光。他当然看得出那是个不问世事的小少爷。但这场景实在撩拨人。金边哭边闹,腕上的百达翡丽月相手表蹭破了雷狮的后颈,雷狮打了一下他不知是大腿还是臀部的某处,少年安静片刻闹得更厉害,潮红从脸蛋蔓延到耳尖。雷德把小指放到嘴里吹着口哨,其他人也跟着起哄,嘉德罗斯直接冲他喊起来。


格瑞保持最高限速一路疾驰到家,黑暗中他又一次清醒地意识到,自己可能永远失去金。

他懊悔并且未时过晚地想到,没什么天真比这个年龄这个职业的他的天真更为致命。就算那女孩真的没做错什么,自己能醉到断片也仍是个绝对的错误。

前一晚,格瑞应邀参加行业年会。踏进秀场他就闻到一股女人的气息,作为一个为数不多提前到场的男士,无论看身份还是看装束,他很难不受女士注意。

他显然注意到这一点,所以早早就在左手无名指戴上几个月前和金一起在Cartier门面买的钻戒。钻石小极了,外人看了只能感觉这是个忠心专一的中产阶级已婚男士。他拿起香槟,露出手指,知道这一举动就能挡住不少年轻女孩。

他四处闲逛,在角落里注视着女士们的妆容、装束、首饰,这是他作为消遣的小嗜好,就像金热衷搜集各种口红送给秋一样。在这间大厅里,名牌配件常常与他们的缔造者不期而遇,其中自然也有出自他手的。

格瑞每年为Hermès制作不下12个系列的服装,包括成衣和时装,同时还为宝格丽和卡地亚设计配饰。希望爬到他床上借此平步青云的模特不在少数,可没人敢这么做。

格瑞的自律严谨和冷漠让许多人敬而远之。他受到少女如潮好评同时也得到不少揣测,不止一次,与他合作的名模打趣他性味冷淡。他不置可否,一如既往的冷峻。凯利每当看到这表情就巴不得揣开他,“就他这种衣冠禽兽的模样也就金会喜欢。”

拿起第三杯香槟时从后台跑出几个女孩,他没忘记那个叫玛格丽特的模特冲他眨眼,那女孩酒红色的发色很少见,美中不足的是Chanel米白色斜纹软呢套装和那双紫褐色长靴不足以凸显她斯拉夫人的魅力,他一眼就看出,但这不足以引起他更多注意。


第二天早晨他头痛欲裂,后知后觉想起自己和凯利最后的谈话,“格瑞,你这么容易醉我也是没想到,肖恩会把你送回去。”

他没来得及想肖恩是谁,因为斯拉夫女孩叩门而入,“嘿,格瑞设计师,你终于醒了,凯利说你家有空客房,我可以租下来,你知道,我还没来得及找房子,昨晚凯利开着他的车送我们回来的,我猜你想不起来,你完全喝断片了,就是那辆深红色阿斯顿马丁…”

去他妈的见了鬼的凯利!他知道凯利绝对不会做到只是把一个小模特送到他家。

他没有把懊悔和愤怒表现出来,出于礼貌,格瑞很难拒绝这样的年轻女孩,但他还是告知女孩,“凯利搞错了,这不大方便,我可以为你租下离《CHIC》最近的公寓,半个小时后我会派人把你的所有随身物品和行李送去,现在,离开我的房子,随便去哪里。”

玛格丽特虽然被赶出,但仍然很感激,她和格瑞在门口道别,热情得像只跳来跳去的霍尔绵羊,一点也没注意到路对面停着的劳斯莱斯银色幽灵——换做任何一个圈内的女孩,一定会满心欢喜的去和车主搭讪。


看到格瑞错愕的神情,玛格丽特回头看那辆车,她看到了金,才发现《CHIC》里连一个小职员都有钱买辆绝版车,而大设计师格瑞竟然和小接待员有一腿。

“哇哦。”她充满赞扬和佩服的眼神向格瑞投去。

她扭过头装作没看见金,逃也似的朝下一个路口走去,最终完美在规定时间之前到岗。她永远不会想到。上任没一个月,她不仅和时尚界无与伦比的设计师说了话,还会在同一天被全球最有权势榜第四十九位的圣空之星下一任继承人嘉德罗斯约谈,与纽约五大家族之一的现任领袖雷狮产生一面之缘,而且能有幸目睹一场堪比豪门总裁落跑小萌妻的剧情开端。


评论(8)
热度(83)

© SubRos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