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金】DEEP

PARO STEAMPUNK


“金。”

街上报童的叫卖声和凯莉甜腻的声音远远地钻进梦境。金醒来,珊瑚绒棉被上的压力让他有点难以呼吸,压感勾勒的轮廓在清晨的冷气里异常清晰,出于内心的抵抗,他不愿意睁开眼。

“别装,我知道你醒了。”

他大概能想象到,凯莉正跨坐在他的身上,可能全身只有一件红色衬裙。

“到现在才起床,还有个学徒的样子么?”凯莉的讽刺恰到好处,金不得不睁开眼睛面对她。

“凯莉,别逗他。”

——正赶上安莉洁端出早饭。

等他走出卧室时,凯莉已经取到当日的报纸坐在饭桌前。

“金,都已经日上三竿了。”安莉洁边说边指着银勺,土豆被盛到金面前的盘子里。

“在凹凸城你可看不到太阳。”这话不假,只是从凯莉口里说出总像唱反调。

“我忘记了,”金向安莉洁投过感激的一瞥,又面向凯利眨了眨双眼,补充道,“但我保证不会耽误买东西!”

凯莉没再理睬金,他的八角帽上沾着几根暗黄的稻草屑,大概是去矿田附近一个人练习的结果——虽然他不承认,但这才是他晚归的原因——这小子肯定把要买的东西忘得差不多了,凯莉根本没打算指望他,只是对这事情计较还不如多看会报纸。

“会谈在即;科学之光;蒸汽大王;贫民区谋杀案;布伦达喜得贵子…啧,整天就没点新意。”

凯莉皮肤白皙,眉毛比寻常女孩更浓厚,红色的指甲好像在时刻卖弄着风情。凯莉看起来不像地处中部的本地人,而冷漠的眉眼总能使人联想到犹大的前妻,魔女莉莉丝。

她穿着红色衬裙,镶嵌钻石的十字架项链一直垂到深领,黑色蕾丝滚边下伸出纤细的长腿,斗篷松松垮垮放在椅背上。

金刚成年,血气未定,每次看到这种场景就会心虚一样开始眨眼。

凯莉不理睬他或许是避免尴尬的最佳途径。

安莉洁已经开始收拾餐桌,无辜的表情和稚嫩的脸庞让人觉得这是在雇佣童工。

但普通童工不会穿着巴洛克式短上衣和薄纱长裙,不会把纤细的腰肢暴露在空气中,不会似有若无地露出胳膊上和锁骨之下浅红的刺青,脸上也不会有带着魔法的图腾。

金吃完焗土豆和烤面包后产生了无端的口渴。

似乎自他成年这样的口渴不断增多,凯莉曾说是他将在魔法造诣上有所突破而让水分消耗增加。他毫不怀疑,即使安莉洁却对凯莉的答案不置可否,他仍认为自己的能力将有所精进。


街道上的雾霭遮挡不了凹凸城的热情。东边的天空中,阳光晕染了钟塔尖顶的轮廓。敲过第六下,城市从寂静里苏醒过来。同一时刻,铁匠的鼓风机和仪表铺的发条此起彼伏。

千篇一律,日复一日。从金第一天来到这里就是这样。但即使如此他也没有厌烦过这里带着蒸汽和潮湿的市井气。

和他预料的不一样,凯莉没有让他负责采购全部的材料,他唯一的任务就是在河东岸找几块像样的蛋白石好让他继续练习萃取。

他从集市的南头沿着城中河走,青石砖带着早上的寒潮,他打了个响亮的喷嚏,东岸的一圈人看向他。

他被这些目光盯得害羞,正准备低头挤进人群,却和一个温暖而宽大的身躯撞了满怀。

“金?”

“格瑞!”

两人异口同声。

“你在这里?”

“你在这里!?”

金摸着后脑笑了笑。

格瑞的目光变得温和,而金对此一无所知,在他印象中,格瑞给他的眼神始终温和。

“格瑞,好久不见了。”金有点语无伦次,他和格瑞不常见面,“你来这边干什么?我是说,你怎么这么巧在东岸?”

格瑞在人群之间穿梭显得鹤立鸡群,而此时因为衣着算得上是格格不入。

他高挑挺拔,眉清目秀,眼睛里带着忧郁和冷漠,在凹凸城,至少七成少女怀春时脑袋里想着他。但自从当了学徒后,金很少看到他。

格瑞没回答他。向上帝起誓,他一听到那声喷嚏就知道是金,如果不是他才不会有这场偶遇。

他脱下鹿皮夹克披在金的身后,只穿着一件黑色衬衣,领结和袖扣上的齿轮有规律地伴随脉搏转动。金闻到一股温暖而熟悉的暗香。

“格瑞,你不冷么?”

金对这个问题很执着,这点格瑞也知道。他问过无数个人同样的问题,而后发现自己竟比大多数人更不耐冷。起初他不服气,但他仍安慰自己,等学会了魔法,谁还需要在意这点事。

格瑞没应答。金嘀咕,“怎么这么久你还这么冷?”

“现在你可比我冷,金。”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金就已经习惯格瑞牵着手带着自己向前走,这个动作自然得像是浑然天成。当年秋带他们第一次赶集市时也是这样,格瑞牵着他的手跟着秋。

但时隔十几年,成年之后,金莫名觉得尴尬,他为这种感受羞愧,甩甩头像是要把这些想法都赶出脑袋,然后为自己鼓劲一样更用力地握住格瑞的手。

这个力度让格瑞突然想起自己已经习惯使然牵起了金的手。但他还不想松开,他们在人群中闲逛,好像都忘了自己来到的目的。格瑞裹着金的手,用拇指轻轻摩挲金的手背。

“你要来这买点什么?”

金有点愣神,他正细心体会着从手腕传来的温热和痒丝丝的电流。他看向格瑞,反应了几秒才想到,“哦,买蛋白石。”

格瑞因为这个反应忍不住笑意。金心虚,眨着眼四处瞟,却发现河两岸都有人在观望自己。

他抬头看向格瑞,“格瑞,你有没有发现…”

“别想多,他们看的是我。”

这句话让金产生了微妙的挫败感。

“格瑞,你好过分啊。”

格瑞手上功夫没停,金的声音被清晨的潮湿晕染,平淡的语气里在他听来有些撒娇的意味。

“我更过分的样子你还没见过。”

这话说得很混蛋,但金没听出来,格瑞描述的也十分隐晦,只凭格瑞处变不惊的眉眼,很难把这话联系到什么事情上。

太阳升高,空气中水汽荡漾,金感到手心开始黏腻,他想顺其自然地抽出手。但格瑞攥紧他的手。金看向他,疑惑之余有些震惊。他感到一举一动都被格瑞收入眼底。

格瑞松了松手指,金的心情变得更微妙,冷空气钻进手指的缝隙,他瑟缩了一下。格瑞并没收手,他与金十指交叉,金被他彻底牵住了。

河边支起的起重钢架和水车不停运转,水流人流嘈杂,巷口有些街头艺人拉着自动管风琴,喧哗又热闹,金和格瑞连在一起,但他玩兴不减,开始放弃抵抗一样拉着格瑞钻到人群里东瞧西看。

金来到一个香料铺。里里外外全是女孩,格瑞的到来引起一阵骚动。

“先生,您想要点什么?”

这是在向格瑞说话,以商人的眼睛,不可能看不出格瑞才是更值得推销的那个。

格瑞冲金扬了扬下巴,示意商人问他。

金想都没想就将从空中花园入手的香料各要了半盎司。

和凯莉预料的一样,金已经完全忘记了买蛋白石。

“三十个金币,客官。”商人喜笑颜开。

和格瑞预料的一样,金已经完全忘记了考虑预算。

金惊愕得定住。

“那…”

“一个市值五十的金币。”他随手从金身上的鹿皮夹克里掏出枚金币,重新拉起金的手,等待离开,“金,收好剩下的钱。”

市面上价值五十的金币并不多,但因为格瑞的身份商人没办法质疑。

金感激的目光很让人受用。格瑞摸着金的手腕像是隔靴搔痒。

“格瑞,你最近在干些什么?”

格瑞没来得及说话,钟声响起,九点了。

古朴敦厚的声音穿过凹凸城的上空,让人想到几个世纪前的钟塔守护人卡西莫多。

表盘下的齿轮构成北斗星的七点不断旋转,拥有魔法的结晶镶嵌在轴承上,提供永久的动力。这个钟塔本身就成为凹凸之城科技与魔法共同繁荣的缩影。在第二个千禧年即将到来之时,四驾马车和蒸汽车同时出现在青石砖的路面上。热兵器第一次出现在历史的舞台上,而格瑞则能子承父业,在凹凸之城为它添上浓墨重彩的一笔。

“金,这不是你该问的。”他们已经走到尽头,格瑞松开手,将香料一并交给金,“拿好。”

金准备脱下格瑞的外套,“格瑞…”

他贴到金的脸颊上轻吻了一下,“留着吧。”

一辆黑色梅赛德斯停在路边,他轻车熟路启动,而后离开远去。


“金,”安莉洁说,“所以,你只带回了一堆名贵的香料,而把蛋白石忘了?”

“我根本就没指望这笨蛋能记得任何东西。遇到格瑞简直把魂都给丢了。”

金不得不闭口,心中愤愤然道,都是因为格瑞才忘记的。

他准备脱下衣服。衣料内发出清越的声音,他突然有些心动。

他向口袋伸去,是几枚金币和一块上等蛋白石。


评论(7)
热度(99)

© SubRos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