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金】BLUE 23

黑化的紫糖上线了,动画里他那一转身真是太帅了

BLUE 23

金在入境时就已感到熟悉的波动。空气中若干波动相互交涉让他有些不适,他在新科里昂的圣空之星时几乎从未经历过。
也直到这时,他才反应过来嘉德罗斯不曾掩饰的强波动早在他苏醒前就已潜移默化,令整个世界难以消化的个人特征改变于他而言只是自然而然,以致他从未怀疑当日面对雷狮压制时的束手无策不仅源于雷狮与生俱来的危险气息,更因为雷狮偶然接受的强大潜藏力量。
戈日瓦气候温和,一月中旬,北半球到了最冷的时间,即使如此,戈日瓦的干冷依旧保持在能接受的程度内,在阳光和煦的日子,甚至算得上宜人。本月阳光始终不算好,却正值难得的缓战期。金裹上一层厚防风服就踏雪出门,走出城堡片刻后凯莉追上来,在刚铲过雪的光滑街道上她跑得得心应手,金惊讶的神情让凯莉笑起来。
“凯莉,”金勉力维持住平衡回头看着她,凯莉穿着短裙长袜正走来,“你冷吗?呃…我是说,你需要我把外套给你么?”
凯莉笑得更深,“别犯傻,穿好衣服,你以为我和你一样蠢会冻着自己么。”
金挠挠鬓角,这话让他想起几年前自己和紫堂遇到她的情形,那时她也穿着长袜短裙,刚从寒冰湖走出就与他们二人相遇。
但今天,紫堂不在这里。按照雷德所说,他应当在七月城——自己的故乡附近。可那里还有格瑞,格瑞现在是国王禁卫军的战时指挥。这意味着他最信赖的两个朋友正在兵戎相见。他不希望紫堂受伤害,而格瑞以身犯险葬身客乡的假设更让他难以接受。这想法令人痛苦而无奈,但金没表现出来,他只想到两人面前好好问问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为什么联盟和旧时代的贵族不能就此罢休,和平洽谈解决,这个世界已经够乱了,为什么要让它继续乱糟糟地无解。
走过半条街,街上偶尔有店铺或当铺、银行开窗,几只麻雀在面包房外的人行道上啄面包屑,这里的人们普遍相信冬天里将第一炉面包喂给乞食的生灵会带来剩下三季的丰收和幸运。从几道街之外的榉树林里隐隐传来操练声。相比之下,更为显眼的是秋的半身像在城市举目可见的大小显示屏上投映着,这让金有种奇异的惊诧——他没想到自己的姐姐除了是圣子、联盟的执角者还是个受到平民崇拜像火焰女孩一样的女英雄。
凯莉每遇到面包房或古董店就要进去瞧,一有心仪就买下,所幸街道上的店铺本就星星点点,否则金手上拎的袋子只会有增无减。
“陪本小姐逛街,心情好点了吧。”凯莉正目不转睛比对着两盒果酱。
金呵呵笑着,但他的确感到心情舒畅许多,“本来也没怎么样。那个,嗯,我到门外等你。”
“去吧,别走远。”凯莉说,金以为那是关心,腼腆地笑了笑,但凯莉紧接着又补充,“别想多,我还有东西要给你拎着。”

门外的人行道很整洁,皑皑白雪寥寥涉足。几个麻雀在弄巷前的行道树下啄着面包屑,一个身着黑色衬衫红色外套的黑发青年背对着他,在旁边拍拍衣服正要起身。麻雀唧唧喳喳跳来跳去可爱喜人,金踩在雪上走去。
“你是那家面包店的店主吗?”金漫不经心地问道。
“不。”
这声音很熟悉,没等他反应,青年就转身面向他——
“紫堂!?”

“金,好久不见。”

“你的发色,”金指指头发,“它变了。”
紫堂幻看着金,心想这不是个好的话题,“紫堂家的头发也不一定就必须是紫色。”
金有些尴尬地笑着,发现之前想问的话此刻一个字也蹦不出来。
“金,为什么要刻意找话题?为什么要跟我客套?”
这像是故意拆台,“不,没有。”
“别否认,”他知道金过于善良天真,连见今日的敌军也要客套一番才能说到正题,“顾左右而言他对你而言太难了。”

紫堂注视着金,这给金造成了无形的压抑感。金没有说话,只是有些震惊地看着紫堂幻,他从没见过紫堂幻性格中的着一面。
“为什么你能一直保持着这份善良天真,而当初却能不辞而别,把我一个人留在鬼天盟?”
“不,我没有。”
“你又在否认。你会说是格瑞强行把你带走的,可为什么在之后的那么长时间那么多机会里你没有回来?你会说是鬼狐先有恶意,可他如果想杀了你,你有没有想过,会先从我入手?”紫堂幻仍注视着金的双眼,湛蓝清澈,但白璧微瑕——那里面有恐惧和失措,他用余光就能看到金的全身紧绷着,“你会说你没想到。”
金摇头,这是个下意识的极力否认。“你曾给我第一缕人生的希望,但是你轻而易举地抛弃了那时还弱小的我。”
紫堂幻停顿住,金低下头,他不想看到紫堂幻开始充血发红的浅绿色虹膜。
但他钳住金的下巴迫使他抬起头,“看着我,对眼前这个人,金,你曾感到过一丝悲哀遗憾或者后悔么?”
他的声音很冷静,甚至仍然带着多年前那样的一丝怯懦和失落,这很明智,这会激起金的回忆,还有他的懊悔和同情。
“如果我仍然弱小,如果我在这个弱肉强食的世界已死去、已僵硬、已冰凉,你今天还会记得我么?”紫堂幻能看到金的颤栗,他已经想逃了,仍在这里只是硬撑。
紫堂松开手,向后退了半步,麻雀被惊得四散逃去。
这让金稍微清醒了些。
金希望通过更多可控的信息来找回一些理智和思路,“你怎么会在这里的,这是联盟的地方,你来不了,不是么?”
金的声音中有颤抖,紫堂幻觉得自己的灵魂像是飘到了附近旁观着这出算不上复仇的闹剧,“你不需要知道,金。这是缓战期,我不会违反协议杀了你或任何一个你们的人,这能让你安心么?”
这句话像攥住了金的咽喉,因为它意味着他们之间的信任一去不返,付出不再是无条件的,像当年一样在野外就可以围炉夜话的日子大约再无可能。
“你怎么能知道我就会出现在这里?”
“你的波动我太熟悉了,金,在大洋另一端我都能定位到你的位置。”
金很惊讶,他以为自己对波动已经过于敏感,从没预料到这样的回答。他不知道的确如此,他的觉察力超乎常人,可紫堂幻身负的能力本就是超感知力。
“那你来这里目的是什么?”
紫堂幻不大想回答这个问题,他不喜欢剖白自己。他想来找一个结果和交代,但无论是金沉睡前还是苏醒后,他都好像因为各种耽搁而迟迟未动身,他是知道的。可当感知到金在戈日瓦——和自己在同一座大陆上时,出于莫名的原因他离开了正在交战的七月城。
金看到紫堂幻看着自己时波澜不惊的神色,知道这答案可能触及对方某些底线。
他怀着极大的勇气说出自己一直想说的话,“有没有可能,停止这愚蠢的战争?”
紫堂幻皱了皱眉继续看着他,许久的沉默后说到,“我也认为这场战争很愚蠢。”这是个万无一失的答案。“但虽然是圣地挑起,想让他们停止无异于是让他们承认自己的愚蠢——或者自私,这不可能的。”
金觉得这是冰释前嫌的机会,于是他抱着满心的真诚小心试探,“那紫堂,有没有可能,现在的我去挽回过去的过错…”
他话音未落就被紫堂幻冷冷的声音打断。
“没有。”

“金,你到哪里了?”凯莉向他跑来,刚落到地上的麻雀又被惊飞。
没等金说话凯莉就抢先说道,“紫堂幻?刚才那小鬼在这里?”
“不,没有。”金直接给出了否定。
但凯莉不可能相信,人们的思维在她眼前几乎是可视的,她知道金在想什么,金在小心翼翼如履薄冰地袒护这小子,即使他知道那是个无可救药的敌军。凯莉知道如果提格瑞,金可能会动摇,但凯莉不打算让他面临那个窘境,况且她知道,现在的紫堂幻绝不会愚蠢到把有利信息向金和盘托出,无论金有多天真无辜,无论他如何像当日说出“即使金他会遭到背叛,那也不是今天!即使他会被人出卖,但那个人也绝不会是我!”的紫堂幻那样守口如瓶。她能肯定。

————————————————————
我有一个梦想,有生之年写完金的所有cp,有没有觉得像玛丽苏(*/ω\*)

评论(12)
热度(51)

© SubRosa | Powered by LOFTER